주요뉴스

政府的税收改革是否是可以增进国民健康的唯一解决办法
政府的税收改革是否是可以增进国民健康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辑-业界的声音 政府虽然在推进香烟税改,但是推进的却不是真正符合相关业界特性的法案。这种做法只会变相的衍生新问题。 如果是以增进国民健康为优先目的的话,是有其他解决办法的。但是政府却无视这些办法,只埋头推进税改,这真的是为了制定以国民健康为优先且公平的制度吗? 在政府的禁烟机构中,甚至将卷烟型和烟油型的概念混淆了。虽然为了管控规定的妥当性也参考了海外案例、也改进了己方的意见,但这只是有利于推进政策。 笔者公司目前也在进行海外进出口贸易,并且遵守相关进出口国家的法规,所以可以斩钉截铁的说韩国的管控法规并不比其他国家来的松散。有大量前车之鉴的英国是鼓励使用电子烟的,其理由就是相关管控法规很严格。英国国家戒烟相关机构长官说英国是按照欧洲TPD标准进行管控的。那么韩国也可以采用此方法,如此法规的实施比推进税改来的要快。因此我想问,政府真的是为了增进国民健康安全而推进税改吗?我们可以相信政府吗? 另外,依照韩国现行法,烟油型电子烟的相关税金要比海外税金标准至少高出3~30倍以上。在烟油型电子烟税改时,不讨论税收产生如此大差异的原因,却一味的推进税改制度,着实让人疑窦丛生。 电子烟生产企业代表
电子烟市场! 如同一台没有专业医生的手术台!!
电子烟市场! 如同一台没有专业医生的手术台!!
电子烟市场! 如同一台没有专业医生的手术台!! 政府终于拔刀介入了。 2017年下半年政府针对卷烟型电子烟进行了税制改革,而这次是针对烟油型电子烟,政府再次拔刀,进行全面税改。对此韩国Vaping业界一片哗然。自2010年起一直是热门话题的电子烟-Vaping市场在2019年将再次成为焦点。 2016年12月26日事发。 包括Lee Hyunjae在内的11名国会议员共同提议修改烟草事业法部分法律条款。这是两年前提交的提议,为什么现在突然浮出水面?这是因为美国烟油型电子烟品牌“JUUL”将进军韩国市场。实际上,在1月29日计划财政部相关部门的联合会议上最先提到的企业名字就是“JUUL”。 (照片是Lee Hyunjae议员的提议内容) 此提议案的核心目的是“上调税金”。就是说无关烟草种类,只要含有尼古丁,无论是合成尼古丁还是天然尼古丁,都要缴纳与普通香烟一样的税额。那么,这些人为什么要提交这样的修改案呢? 修正案的目的 让我们看一下该修改案的原文。 电子烟从2007年下半年开始在韩国市面上销售,2014年烟草价格上调后,作为代替品其使用量和销售量猛增。 但是目前市面上销售的用于电子烟的尼古丁溶液,是把尼古丁原液和香液分开销售,消费者购买后再进行混合制作·使用,这样有尼古丁中毒的危险。 提议修改案的第二个段落中的这个错误描述,可以看出发起人对电子烟业界是一无所知。 目前在韩国已经有法律规定不允许将尼古丁和香液(液态)分开销售。环境部汉江流域厅等的化学物质管理法规定只有尼古丁浓度不满2%时才可以在市面上销售,而关税厅仅允许浓度不满1%的产品通关。关于高浓度的尼古丁也有相应的防范措施,另外食药处将不含尼古丁的溶液归为“医药外品”,且要求每个香料进行费用超过2亿韩元的GLP检测,可是在过去的4年里没有一家公司完成该检测。上述的3个规定就是针对使用高浓度尼古丁的危险及消费者自行混合使用的危险的应对措施。 修改案的提议者究竟是几名,是否知道这些情况,这些都是疑问。 来看一下原文《主要内容-贰》。 贰. 制定了一次性烟弹和备用烟弹中的尼古丁溶液的容量标准。尼古丁溶液中尼古丁的含量控制在2%以下,禁止向尼古丁溶液中添加企划财政部禁用的咖啡因等物质,一次性烟弹等需要制作成五岁以下儿童不易打开的形式等电子烟生产·进口的相关标准被制定(新设第11条第7项)。 如上所述,2%以下浓度的尼古丁溶液已经可以合法销售了,甚至1%以下浓度的尼古丁溶液也可以通关。另外,尼古丁溶液里含有咖啡因的事例是很少的。因此,修改上述<贰>中的内容是不恰当的。 叁. 生产商、进口销售商、批发商或零售商不得销售不符合电子烟标准的产品(新设第12条第3项5号)。 肆. 电子烟的一次性烟弹和替换用的包装盒·广告中,需要明确标示吸烟有害健康的标语(第25条第1项)。 上述<叁、肆>条款已经在业界实施。 所以这一修改案的发起人员对业界是否真的了解让人质疑。 可能是为了让议案通过而列出了上述壹、贰、叁、肆这样的各种理由,这一看就知道绝对不可能是对业界有所了解的消费者、业者、生产商们或媒体发起的,而是对电子烟业界不甚了解的公务员或是国会议员们发起的议案。 烟草事业法部分修正如下。 第2组第1号中“叶”换为“叶子提取尼古丁”,“那个”换为“卷烟、电子烟及咀嚼烟等”,并在同一条款中新设第3号条款。 上述内容的重点是:“无论何种类型的产品只要含有尼古丁,且是吸入形式的,都视为香烟”。众所周知,普通烟草包含600余种以上的化学物质,电子烟却不是。这难道就是在制定法律时被视为重要的”公平性”吗?另外,运用过去的文化或物件的标尺来衡量新的文化或物件公平吗?在没有全面理解新的文化时,如果只靠现有的法律来进行管控,肯定会产生各种问题。 上述观点的实例其实在电子烟业界很容易找到。 截至2015年,韩国的Vaping市场中消费者分为四类,使用含有混合尼古丁的电子烟产品来代替烟草的人群、享受Vaping的人群、使用不含尼古丁的电子烟产品来代替烟草的人群、享受MOD设备带来的大烟雾的人群。 然而食药处把不含尼古丁的香料归为“医药外品”类时,这个行业就被改变了。实际上与其说是把香料归类于“医药外品”这一点有问题,倒不如说是归为医药外品后需要进行的检测制度程序有问题。不含尼古丁的烟油制造商或进口商必须以每种香料超过2亿韩元的价格进行GLP检测。其检测过程复杂且所需的费用又是天文数字,因此在行政通知发布后的2015年3月到2019年1月的四年里,没有一家公司完成这一检测。那么,这些用于电子烟的无尼古丁烟油产品都突然消失了吗?结论当然是“没有”。 业界一股脑的将合成尼古丁、尼古丁盐、茎尼古丁推向国外市场,使得企划财政部、环境部、保健福祉部、食药处、关税厅等相关部门在几年内不得不引进不是明显限制级的产品。所以现下政府只能放松管理,别无其它办法。 让我们看一下当时食药处的医药外品部门的主要业务计划。 根据其相关业务计划可以看出在制定或修改法案时,是以国民健康安全为基础,充分考虑到了相关产业的环境。 让我们来分析一下表1-4。 <表1>的题目为<2013年医药外品生产业绩的增长>。此表意在显示医药外品政策推行成功,增加了相关产业的生产业绩。 <表2>表示在过去的5年里韩国国内的医药外品及生产、进口企业的动向,整体小幅上升,没有下跌。 <表3>表示过去的5年里医药品产值及产品数量的变动。如表所示产值曲线呈上升趋势。 <表4>表示过去5年里医药品进出口动向。出口额显著增加,进口额也表现出持续增长趋势。 从内部人员视角来看,这几张表显示了过去5年里的业绩,也是在说今后也会以这样的方式继续保持业绩。 但是有必要再仔细审视一下这些数据。 这是为了保护国民安全,培养产业环境的补贴政策进行的宣传数据。 现在让我们通过他们给出的数值和图表来判断一下在过去5年里食药处政策对产业造成了多大的负面影响,这些政策在2015年以后给韩国经济造成了多大的损失。 先来看一下<表1>。 被归类为医药外品的企业数量从296个增加到393个,整体增长约33%。产品种类从4,561个增加到7,203个,整体增长约58%。但是生产额从1.32万亿韩元增长到1.52万亿韩元,仅增长了17%。如果被管控的产品种类增长了58%,但生产额只增长了17%的话,就明显意味着该行业的生产额减少了。 根据<表4>的显示,食药处推行的政策看起来很成功。2009年到2011年实现了出口额的增加。但是这真的是食药处的管控政策的成功吗?从2008年9月美国的5大投资银行之一雷曼兄弟破产、美林证券被BOA收购等大规模的金融危机开始,2009年1月~2月成为市场冰冻期。韩国市场的大部分股票市价急剧下跌,有的甚至跌至KOSPI 892。而从2010年到2012年是全球经济恢复期。因此,如果想看食药处的管控政策的推行效果,其实应该参考2012年和2013年的数据。 正好<表4>的数据支持了NewsVaper的理论。 从2012年到2013年,被归为医药外品的产品种类增加了约58%。但是出口额仅上升了22%。如此,是否真的可以认为出口额增加了呢?当然没有增加,反而应该是减少了。韩国国内的出口企业不但没有成长,反而被扼住了手脚。而进口企业更甚,进口额仅增加了2%。由于进口销售的舞台主要是韩国国内,由此可见内需市场真的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在现代经济学中,被许多专家认为最重要的两个因素要数“投资”和“消费”了。上面图表中显示了“投资”和“消费”两个方面的萎缩。 那韩国国民是如何看待打着为国民安全的旗号实际上反而打击了经济的政策制度呢? 当然国民安全是应该被优先考虑的。但是现在并没有既能照顾到国民健康又能推动经济的两全其美的方法。而国民也不期待只侧重一方面的政策。 那么,业界为什么会推出新的尼古丁呢? 有以下两个原因。 首先是进行上述的食药处“医药外品”制度检测是不现实的。现在全世界的电子烟行业有一个共同的现象就是中小企业正在发展起来。相关专家认为,主要是以二、三十岁年龄段为主要顾客的Vaping文化,相较于产品类型少、生产量大的大企业体制,产品类型多、小量生产的中小企业体制更加适合这个行业的规律。这是因为现代年轻人喜欢时下流行,又不过于大众化的产品来体现自己的个性。所以,韩国电子烟行业里的大部分都是中小企业,所以根本无法支付一个香料对应的2亿韩元的检测费用。 另一个原因是,如果按照制度缴纳税金,那全球的烟油零售价至少要提高5-10倍。 例如,美国廉价的30ml烟油的价格不到10美元,60ml的烟油价格为12美元。但是在韩国,1ml的烟油需要支付约1,800韩元的税金,那么30ml烟油的税金就是54,000韩元。60ml的话税金就要超过10万韩元。使用MOD设备的用户,以用300次为标准(相当于一包烟),至少要缴纳约36,000韩元的税金(平均2ml可用30次=20ml可用300次)。普通香烟的用户一包烟需缴纳3,000韩元的税金,而使用电子烟的MOD设备的用户需要承担30,000韩元即10倍以上的税金。 当然需要采用符合韩国国内交易标准的税金制度。但是在制定税金制度的同时也要充分考虑到制度会带来的负面影响。 结果,根据没有正确理解电子香烟特性的政策立案者们的错误判断,导致从尼古丁变异而来的新产品问世了,这直接关系到国民的健康安全。 现在政府和政策立案者又以为了国民健康安全为由又开始虎视眈眈的关注起税收了。不理解电子烟的特性,却用普通烟草的旧规定来直接管控,只会喊“这样公平”,但是这样真的“公平”吗?用过去的旧制度来管控新文化形态,看来需要重新审视一下这所谓的“公平”了。 现在急需在修改政策之前,多关注业界的声音,提高对业界的理解,以便寻找一个可以为国民提供健康保障的正确管理体系。

인기기사

4
政府的税收改革是否是可以增进国民健康的唯一解决办法
政府的税收改革是否是可以增进国民健康的唯一解决办法
特辑-业界的声音 政府虽然在推进香烟税改,但是推进的却不是真正符合相关业界特性的法案。这种做法只会变相的衍生新问题。 如果是以增进国民健康为优先目的的话,是有其他解决办法的。但是政府却无视这些办法,只埋头推进税改,这真的是为了制定以国民健康为优先且公平的制度吗? 在政府的禁烟机构中,甚至将卷烟型和烟油型的概念混淆了。虽然为了管控规定的妥当性也参考了海外案例、也改进了己方的意见,但这只是有利于推进政策。 笔者公司目前也在进行海外进出口贸易,并且遵守相关进出口国家的法规,所以可以斩钉截铁的说韩国的管控法规并不比其他国家来的松散。有大量前车之鉴的英国是鼓励使用电子烟的,其理由就是相关管控法规很严格。英国国家戒烟相关机构长官说英国是按照欧洲TPD标准进行管控的。那么韩国也可以采用此方法,如此法规的实施比推进税改来的要快。因此我想问,政府真的是为了增进国民健康安全而推进税改吗?我们可以相信政府吗? 另外,依照韩国现行法,烟油型电子烟的相关税金要比海外税金标准至少高出3~30倍以上。在烟油型电子烟税改时,不讨论税收产生如此大差异的原因,却一味的推进税改制度,着实让人疑窦丛生。 电子烟生产企业代表
5
电子烟市场! 如同一台没有专业医生的手术台!!
电子烟市场! 如同一台没有专业医生的手术台!!
电子烟市场! 如同一台没有专业医生的手术台!! 政府终于拔刀介入了。 2017年下半年政府针对卷烟型电子烟进行了税制改革,而这次是针对烟油型电子烟,政府再次拔刀,进行全面税改。对此韩国Vaping业界一片哗然。自2010年起一直是热门话题的电子烟-Vaping市场在2019年将再次成为焦点。 2016年12月26日事发。 包括Lee Hyunjae在内的11名国会议员共同提议修改烟草事业法部分法律条款。这是两年前提交的提议,为什么现在突然浮出水面?这是因为美国烟油型电子烟品牌“JUUL”将进军韩国市场。实际上,在1月29日计划财政部相关部门的联合会议上最先提到的企业名字就是“JUUL”。 (照片是Lee Hyunjae议员的提议内容) 此提议案的核心目的是“上调税金”。就是说无关烟草种类,只要含有尼古丁,无论是合成尼古丁还是天然尼古丁,都要缴纳与普通香烟一样的税额。那么,这些人为什么要提交这样的修改案呢? 修正案的目的 让我们看一下该修改案的原文。 电子烟从2007年下半年开始在韩国市面上销售,2014年烟草价格上调后,作为代替品其使用量和销售量猛增。 但是目前市面上销售的用于电子烟的尼古丁溶液,是把尼古丁原液和香液分开销售,消费者购买后再进行混合制作·使用,这样有尼古丁中毒的危险。 提议修改案的第二个段落中的这个错误描述,可以看出发起人对电子烟业界是一无所知。 目前在韩国已经有法律规定不允许将尼古丁和香液(液态)分开销售。环境部汉江流域厅等的化学物质管理法规定只有尼古丁浓度不满2%时才可以在市面上销售,而关税厅仅允许浓度不满1%的产品通关。关于高浓度的尼古丁也有相应的防范措施,另外食药处将不含尼古丁的溶液归为“医药外品”,且要求每个香料进行费用超过2亿韩元的GLP检测,可是在过去的4年里没有一家公司完成该检测。上述的3个规定就是针对使用高浓度尼古丁的危险及消费者自行混合使用的危险的应对措施。 修改案的提议者究竟是几名,是否知道这些情况,这些都是疑问。 来看一下原文《主要内容-贰》。 贰. 制定了一次性烟弹和备用烟弹中的尼古丁溶液的容量标准。尼古丁溶液中尼古丁的含量控制在2%以下,禁止向尼古丁溶液中添加企划财政部禁用的咖啡因等物质,一次性烟弹等需要制作成五岁以下儿童不易打开的形式等电子烟生产·进口的相关标准被制定(新设第11条第7项)。 如上所述,2%以下浓度的尼古丁溶液已经可以合法销售了,甚至1%以下浓度的尼古丁溶液也可以通关。另外,尼古丁溶液里含有咖啡因的事例是很少的。因此,修改上述<贰>中的内容是不恰当的。 叁. 生产商、进口销售商、批发商或零售商不得销售不符合电子烟标准的产品(新设第12条第3项5号)。 肆. 电子烟的一次性烟弹和替换用的包装盒·广告中,需要明确标示吸烟有害健康的标语(第25条第1项)。 上述<叁、肆>条款已经在业界实施。 所以这一修改案的发起人员对业界是否真的了解让人质疑。 可能是为了让议案通过而列出了上述壹、贰、叁、肆这样的各种理由,这一看就知道绝对不可能是对业界有所了解的消费者、业者、生产商们或媒体发起的,而是对电子烟业界不甚了解的公务员或是国会议员们发起的议案。 烟草事业法部分修正如下。 第2组第1号中“叶”换为“叶子提取尼古丁”,“那个”换为“卷烟、电子烟及咀嚼烟等”,并在同一条款中新设第3号条款。 上述内容的重点是:“无论何种类型的产品只要含有尼古丁,且是吸入形式的,都视为香烟”。众所周知,普通烟草包含600余种以上的化学物质,电子烟却不是。这难道就是在制定法律时被视为重要的”公平性”吗?另外,运用过去的文化或物件的标尺来衡量新的文化或物件公平吗?在没有全面理解新的文化时,如果只靠现有的法律来进行管控,肯定会产生各种问题。 上述观点的实例其实在电子烟业界很容易找到。 截至2015年,韩国的Vaping市场中消费者分为四类,使用含有混合尼古丁的电子烟产品来代替烟草的人群、享受Vaping的人群、使用不含尼古丁的电子烟产品来代替烟草的人群、享受MOD设备带来的大烟雾的人群。 然而食药处把不含尼古丁的香料归为“医药外品”类时,这个行业就被改变了。实际上与其说是把香料归类于“医药外品”这一点有问题,倒不如说是归为医药外品后需要进行的检测制度程序有问题。不含尼古丁的烟油制造商或进口商必须以每种香料超过2亿韩元的价格进行GLP检测。其检测过程复杂且所需的费用又是天文数字,因此在行政通知发布后的2015年3月到2019年1月的四年里,没有一家公司完成这一检测。那么,这些用于电子烟的无尼古丁烟油产品都突然消失了吗?结论当然是“没有”。 业界一股脑的将合成尼古丁、尼古丁盐、茎尼古丁推向国外市场,使得企划财政部、环境部、保健福祉部、食药处、关税厅等相关部门在几年内不得不引进不是明显限制级的产品。所以现下政府只能放松管理,别无其它办法。 让我们看一下当时食药处的医药外品部门的主要业务计划。 根据其相关业务计划可以看出在制定或修改法案时,是以国民健康安全为基础,充分考虑到了相关产业的环境。 让我们来分析一下表1-4。 <表1>的题目为<2013年医药外品生产业绩的增长>。此表意在显示医药外品政策推行成功,增加了相关产业的生产业绩。 <表2>表示在过去的5年里韩国国内的医药外品及生产、进口企业的动向,整体小幅上升,没有下跌。 <表3>表示过去的5年里医药品产值及产品数量的变动。如表所示产值曲线呈上升趋势。 <表4>表示过去5年里医药品进出口动向。出口额显著增加,进口额也表现出持续增长趋势。 从内部人员视角来看,这几张表显示了过去5年里的业绩,也是在说今后也会以这样的方式继续保持业绩。 但是有必要再仔细审视一下这些数据。 这是为了保护国民安全,培养产业环境的补贴政策进行的宣传数据。 现在让我们通过他们给出的数值和图表来判断一下在过去5年里食药处政策对产业造成了多大的负面影响,这些政策在2015年以后给韩国经济造成了多大的损失。 先来看一下<表1>。 被归类为医药外品的企业数量从296个增加到393个,整体增长约33%。产品种类从4,561个增加到7,203个,整体增长约58%。但是生产额从1.32万亿韩元增长到1.52万亿韩元,仅增长了17%。如果被管控的产品种类增长了58%,但生产额只增长了17%的话,就明显意味着该行业的生产额减少了。 根据<表4>的显示,食药处推行的政策看起来很成功。2009年到2011年实现了出口额的增加。但是这真的是食药处的管控政策的成功吗?从2008年9月美国的5大投资银行之一雷曼兄弟破产、美林证券被BOA收购等大规模的金融危机开始,2009年1月~2月成为市场冰冻期。韩国市场的大部分股票市价急剧下跌,有的甚至跌至KOSPI 892。而从2010年到2012年是全球经济恢复期。因此,如果想看食药处的管控政策的推行效果,其实应该参考2012年和2013年的数据。 正好<表4>的数据支持了NewsVaper的理论。 从2012年到2013年,被归为医药外品的产品种类增加了约58%。但是出口额仅上升了22%。如此,是否真的可以认为出口额增加了呢?当然没有增加,反而应该是减少了。韩国国内的出口企业不但没有成长,反而被扼住了手脚。而进口企业更甚,进口额仅增加了2%。由于进口销售的舞台主要是韩国国内,由此可见内需市场真的是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在现代经济学中,被许多专家认为最重要的两个因素要数“投资”和“消费”了。上面图表中显示了“投资”和“消费”两个方面的萎缩。 那韩国国民是如何看待打着为国民安全的旗号实际上反而打击了经济的政策制度呢? 当然国民安全是应该被优先考虑的。但是现在并没有既能照顾到国民健康又能推动经济的两全其美的方法。而国民也不期待只侧重一方面的政策。 那么,业界为什么会推出新的尼古丁呢? 有以下两个原因。 首先是进行上述的食药处“医药外品”制度检测是不现实的。现在全世界的电子烟行业有一个共同的现象就是中小企业正在发展起来。相关专家认为,主要是以二、三十岁年龄段为主要顾客的Vaping文化,相较于产品类型少、生产量大的大企业体制,产品类型多、小量生产的中小企业体制更加适合这个行业的规律。这是因为现代年轻人喜欢时下流行,又不过于大众化的产品来体现自己的个性。所以,韩国电子烟行业里的大部分都是中小企业,所以根本无法支付一个香料对应的2亿韩元的检测费用。 另一个原因是,如果按照制度缴纳税金,那全球的烟油零售价至少要提高5-10倍。 例如,美国廉价的30ml烟油的价格不到10美元,60ml的烟油价格为12美元。但是在韩国,1ml的烟油需要支付约1,800韩元的税金,那么30ml烟油的税金就是54,000韩元。60ml的话税金就要超过10万韩元。使用MOD设备的用户,以用300次为标准(相当于一包烟),至少要缴纳约36,000韩元的税金(平均2ml可用30次=20ml可用300次)。普通香烟的用户一包烟需缴纳3,000韩元的税金,而使用电子烟的MOD设备的用户需要承担30,000韩元即10倍以上的税金。 当然需要采用符合韩国国内交易标准的税金制度。但是在制定税金制度的同时也要充分考虑到制度会带来的负面影响。 结果,根据没有正确理解电子香烟特性的政策立案者们的错误判断,导致从尼古丁变异而来的新产品问世了,这直接关系到国民的健康安全。 现在政府和政策立案者又以为了国民健康安全为由又开始虎视眈眈的关注起税收了。不理解电子烟的特性,却用普通烟草的旧规定来直接管控,只会喊“这样公平”,但是这样真的“公平”吗?用过去的旧制度来管控新文化形态,看来需要重新审视一下这所谓的“公平”了。 现在急需在修改政策之前,多关注业界的声音,提高对业界的理解,以便寻找一个可以为国民提供健康保障的正确管理体系。